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看着同门一个个古怪的神情,安时秋表示很受伤。

他画的妆真的有用,他也不差的好吧!

乩童却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六,师兄相信你,你愿意画就画吧,别让我太吓人就行。”

别人不知道安时秋的实力,主要是这个家伙从来没有展露出真实实力,被看扁了也在所难免。

他这么多年,四处搜刮这方面的东西支持安时秋,为的不就是今日。

安时秋差点感动哭了,“知我者师兄也,你放心,我定然让你闪亮登场,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闪瞎那狗东西的眼。”

乩童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家伙到底想给他画个什么样的妆容,难道是钛合金脸,刀枪不入那种?

这就是安时秋的可怕易容术,但凡他绘制出哪种强大的生物,被画之人就能借助那生物的一点实力御敌,甚至连那强大生物的技能,都能借过来为己所用。

这和吴邪的召唤,有异曲同工之妙。

乩童看似一个人上擂台,但是身上却放着所有孽子们的绝世保命杀敌之道。

可以说,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玉林峰人的合体战斗。

这超恐怖的实力,就集中在他一个练体境的修士手里。

若是寻常的普通修士,根本无法驾驭这么多强大的力量,很有可能遭到反噬。

但在乩童这里,呵呵,那都不是事儿。

他感觉很轻松,一定压力都没有。

这也就是为了让这些个家伙放心,这才接受他们的好意。

真的真刀真枪去干,那范世奇想弄死也不是很难。

越级杀敌,从来都是乩童的强项。

看着几个师兄都拿出来自己的绝招,小师妹顾七七有些心慌了,她也想助一臂之力,而不是做个观众。

“大师兄,这是师父留下的玉茧,你可千万要拿着。”

“还有,我的这个,你也要拿着,这是我的护身符,大师兄不准嫌弃!”

乩童看着那一个可可爱爱的金色吊坠,还真的有些不好收下来。

那是一个粉粉嫩嫩的兽爪印,目测就是猫族的用品。

这玩意儿,女孩子带着超级可爱,他若是带在身上的话,多少有些丢人。

看着顾七七一脸希冀的目光,他也不太好拂了小丫头的心意。

“咳咳……这个师兄戴在手腕上,七七觉得如何?”

“不行,这个得挂在脖颈上才能保佑你,你快挂上!”

几个孽子也没有多想,他们现在只希望大师兄能拥有更多的保命手段。

不管这个吊坠有没有用,先挂上再说。

几人七手八脚的就把乩童给挂上了。

乩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把其藏在衣领下面,算是贴身佩戴了,这让见到顾七七满意的笑了起来。

开玩笑,那里面可是封印了一道猫族长老的十分之一力量。

据说,只要遇上生命危险的时候,就能把这个封印激活,释放里面的力量,把敌人杀个片甲不留。

七七啊,真的不想大师兄出事。

所有的人都已经奉献完了,就剩下莫桑,他什么也没有送,他唯一送出的就是一句话。

“如果不可敌,还有我在!”

他就是最后一道护身符,到时候,就是拼死也会拆了那生死台,哪怕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真不枉乩童养了一二十年,这些兔崽子们啊,把乩童的一颗心,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面上还得绷着,“哈哈哈……不至于,我能弄他一次,就能再弄一次,区区筑基而已。不足挂齿!”

乩童的眼里第一次露出势在必得的气势,好似一柄古朴的宝剑,即将要开锋见血。

此时的他,和寻常那平易近人,温和无害的形象大相径庭。

玉林峰的人再一次笃定,他们的大师兄啊,肯定还有别的底牌,这家伙是不是扮猪吃老虎,很快就能见分晓。

也就是这个时候,那范世奇久久不见乩童印上魂名,等得心烦意乱,忍不住催促起来。

“遗言交待清楚了吧!赶紧开始吧,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分,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儿。”

乩童推开众师弟上前,冷冷一笑,“瞧把你急的,想早就投胎早说啊!我这就成全你!”

乩童手指一伸,一股灵气从指尖喷涌而出,在那金光闪闪的生死契上印下自己的魂名。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一道金光,正拼命的往这里赶来。

一道雄厚磅礴的大嗓门,响彻整个山门。

“住手!”

此人,正是玉林峰的峰主顾衍回,紧赶慢赶的,从那个安国回到这个蜀山重地。

结果,还是慢了一步,出声的时候,乩童正好契成。

以他的修为,隔着千里就已经看到这金乐闪闪的生死契约,再看到玉林峰的人整齐的出现在这里,就已经明白出了大事。

顾衍回的出现,给了玉林峰人一个定心丸,一个个上前,直接把玉器锋人给告了一遍。

明白了事情始末的顾衍回,当下和那屠妖门的人对上了。

“听说你们屠妖门的,刚才趁我不在山门,出口污蔑我私往凡俗,不知可有这回事?”

那先前玉茧破碎的屠妖门元婴大佬无所畏惧的站了出来。

“没错,是我说的,但,是不是污蔑顾峰主心知肚明,就不需要再在这里洗白了吧,我们这里可是有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

顾衍回冷嗤出声。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现在没有证据,你们就是把屎说成香的,我们蜀山的人还能反驳什么。”

“只是,你们的手也伸得太长了点吧,既然如此,来而不往非礼也,我顾某人也送你们一份大礼。”

他当即取出来一颗玉茧,速度非快的把其投影出来。

这是早已经蓄势而发的,早在玉林峰的人告状之时,就已经暗中激活了这玉茧子。

此时水到渠成,那些屠妖们的人就算想要阻止,也为时晚也。

屠妖们的人恨得牙痒痒的,被人倒打一耙的感觉,让他们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们淌进这一躺浑水里,冒似已经失去了主动性。

再看那范世奇,元婴之间的对话,他一个小辈也没有插嘴的余地,纵然心里骂爹骂娘,也只能看着事态进一步发酵,而无能为力。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