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正在顾衍回准备探探顾七七的底时,乩童急急走了上来。

“师父,您有一封加急信函,还请过目!”

信,是用火漆封了口的,外人绝难看见里面的内容。

但是对于乩童而言,有眼就能看穿。

物品名称:安将军的加急信

温馨提示:信上大致内容,安国四皇子叛乱,被掳后又逃脱。此人身上有安国的龙运加身,如果不能夺回龙运的话,安时秋这个皇太子将无缘皇位。

甚至,安国会因为没有龙运加持,导致这个国家分崩离析。

事关老六的末来,乩童自然不敢怠慢,收到信后急急的就赶了过来。

顾衍回看完信后,对乩童道:“为师出门一趟,尽力赶在大比之前回来,我给你留三道召唤符,可以召唤出为师的十分之一力量御敌。”

“千万记住,这强大的能力,不能拿去为非作歹,更不能祸害蜀山自己人。”

看着顾衍回递过来的三个玉茧,乩童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这可是看家宝贝,拿来给顾七七护身最合适。

顾衍回前脚刚走,他就丢了一个给顾七七,“拿着,有危险的时候,就捏碎了,懂了吗?”

顾七七笑得可甜可甜了,“谢谢大师兄。大师兄最帅啦!”

“小丫头,嘴巴这么甜,这么害怕师父?”

这不应该啊,不是父女嘛,哪有当女儿的这么害怕自己的父亲,难道是他误会了?

顾七七小嘴巴一翘,很不高兴的道:“师父看起来好厉害,你难道不怕?”

怕个锤子哦,刚才要考校他的修为,还不是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小师妹啊,还是太嫩了点

这话还挺顺耳,乩童逗着她又说了一通,这才心满意足的拽着顾七七,往安时秋的院子里面钻去。

结果,运气有些背,差点没被吓死。

此时在那个院子里面,一颗老梧桐树下,站了一个人,可不就是他们的师父顾衍回。

明明已经看到师父他老人家御剑离去啊,啥时候又飞回来啦!

老家伙不讲武德,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顾七七一看不妙,下意识就要跑路。

就听得顾衍回厉声喝斥起来,“滚回来!”

乩童仔细打量了一眼后,没好气的喷了一句。

“好你个老六,学会在这里装神弄鬼了是吧!”

乩童一上来就把此人身份揭破,不是那善于易容的安时秋又是何人。

如果不是面板上暴露了对方的基础信息,说实话,现在的安时秋还真有七分顾衍回的味道。

无论是身高、相貌、体重、行为习惯,甚至于是声音,都没有任何破绽,唯一能让人识别的,就是他还无法伪装元婴大佬的修为。

如果真能做到这样,那这个易容术非得逆天不可。

安时秋一脸索然无味的叹了口气,“唉……”

“我就知道逃不过大师父的法眼!”

别说是伪装成师父,他就是伪装成这个山峰里的任何人,这个大师兄啊,也能一眼就把他认出来。

为此,他没少生过闷气。

就他这个样子,放在宗门里面走一圈,有的时候,就是他们的师父都认不出来。

偏偏大师兄总能看破,真怀疑大师兄是不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不过,这也给了安时秋一个极大的梦想,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那就是有朝一日,能以假乱真,把乩童这个大师兄给蒙骗过去。

“天啦噜,六师兄,真的是你,不是师父!”

顾七七张大了嘴巴子,看着这个时而很娘,时而又很汉子的百变大王,无法相信他能做到。

她上前就去扯对方的小胡子。

结果,把安时秋扯得龇牙咧嘴的疼。

“嘶……七七莫乱来,轻一点唉,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植入的。”

他的身上,很多动过手脚的地方,都是经得起推敲的,并不是简单的揉揉捏捏那么简单。

就比如这个增高和缩骨,那是有一定的术法在里面的。

说起这个,还得多亏乩童这个大师兄,对他的指点。

别看其修为只是一个练体,那眼光十分独到,总能在他们这几个师弟的修练中,找到破绽,从而一针见血的进行完完善。

他能走到今天,可以说完全是大师兄因材施教的结果。

至于他们的师父,那就是一个只给基本功法,然后就当甩手掌柜的懒汉,真的要说培养徒弟,大概也就只有莫桑才得到其手把手的指导。

其余的五个徒弟,他就压根儿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偶尔借着考校的名目探探底,也就过了。

见到安时秋和顾七七还在那里有心情打闹,乩童都有些不忍心告诉他关于安国的这件事。

不过,人是不能一直都被关在象牙塔里面的,这样永远也长不大。

所以,他果断的打断二人的嬉闹,把这个重磅炸弹丢了出去。

安时秋那原本还笑容满面的脸,瞬间就凝固了,不可思议的嚷嚷起来。

“大师兄,你说……我那四弟背刺了安国,把龙运给盗走啦?”

龙运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他们的父亲,也就是安皇才能拥有的存在,其四弟不过是一介皇子,凭什么能盗走?

“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情的的确确是发生了。”

“眼下师父去处理了,你倒也不需要太着急,还是收起这些旁门佐术,抓紧时间修练。”

“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你突破,不然的话……你那些易容的东西,通通给你丢掉!”

嗯,这个逆子如果不逼一下的话,是不会突破的,啧啧……

他都被师父逼着打比赛了,这些家伙也休想好过,通通都要晋级。

安时秋还想挣扎一下,让乩童宽限几日,三天真的太着急了啊!

乩童态度很坚决,直接丢出老二莫桑来刺激安时秋。

“老二比你还小三个月,现在已经七级了,老三更是小你一岁,现在甩了你一条街。你还在原地不动,不觉得羞愧?”

“就三天,自己看着办吧,如果失败了的话,以后别说是我们玉林峰的人,免得丢师父的脸!”

安时秋抱着脑子哀嚎不已。

“啊啊啊……疯了,疯了,我要疯了,我现在就滚去修练!”

啧啧,欺负了一下老六后,乩童感觉自己神清气爽,为了维持这样的好心情,拉着顾七七,又去把那个老四老五,也挨个的威胁一通。

独痛痛不如众痛痛嘛。好兄弟,讲义气!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