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炼器房的火亮了七昼夜,叮叮当当的声音即使站在山脚下也能听得见。

此时,一对不同凡俗的师徒正站在山脚下,驻足听着这个动静。

那徒弟叫语晨汐,生得十分漂亮,看着温宛贤良,实则有轻微厌男症。

“玉林峰尽是一些臭男人,师父下一次能不能换小师妹来啊。”

每次一来,她就想打人,然后带着一肚子的火气回去,很郁闷唉。

其师万红云无奈的道,

“为师一年也来不了一次,让你作陪一下还得看你脸色,皮痒痒了是吧!”

“行了,赶紧走吧,被人看到了终归不太好。”

她们二人是半夜三更,摸黑走过来的。

之所心如此行事,不外乎就是怕被宗门里的人看到,又乱传闲话。

她们是玉丹峰的人,众所周知,炼丹之人的修行都挺菜,是以师徒二人还不能御剑飞行。

哪里想到,这个时辰没有选好,才走到院门前,正好来了一个女修,从飞剑上跳下来。

此人叫李天娇,和性格温宛的师徒二人大是不同,做事雷厉风行,我行我素的,是个不好惹的小辣椒。

三个女人一见面,气氛就有些凝重起来。

主要是李天娇有些强势,和语晨汐还是冤家,见面就容易呛起来。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听说你上一次吃错药,脸上长满了红疙瘩,我在你峰下守了十天也没见到你一面,真是可惜了。”

她想看看这个女人变成个蛤蟆怪的样子。

可恨的是,玉丹峰的人早已经把她拉入黑名单,根本不让她上去,实在是无语。

这是防贼呢,她林天娇又有什么坏心眼子呢,这些人一定是妒忌她有个厉害的爹爹。

语晨汐为人挺和善,但是,遇上这个小辣椒的时候,也是针锋对麦芒,不相上下起来。

“呵~是谁肚子疼了三天三夜,却连一颗止泄丹都买不到,可怜哦!”

一提起这个事儿,李天娇的火气就蹭蹭蹭往上涨。

玉丹峰的人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不说有求必应,但是公平买卖,那个丹药都是明码标价着卖的,童叟无欺。

然而,只要是他们玉器峰的人去买,那价格立马坐地起价,涨得离谱。

就比如那小小的一颗止泄丹,一颗碎灵珠就能买的玩意儿,到了他们这里,就得卖10块灵石。

对于这种事情,就是掌门来了也无法管,因为这个物品价格有弹性是很正常。

10块灵石买一颗止泄丹,大概只有丧心病狂的人才干得出来。

李天娇很硬气,哪怕拉得人都瘦虚脱了,说不买就不买,就是不想助长玉丹峰的这股子歪风邪气。

这二人在山门外唇枪舌战的吵得热闹,万里红也没去插手。

她早就看麻了,根本懒得管这些年轻人。

反正也只是打打嘴仗而已,不动真格子的。

所以,也就由得她们两个去闹腾,等折腾够了,自然就会无趣的分开。

外面吵翻天了,寻常时候,听到动静的顾衍回,都会急巴巴的亲自来接万红云。

奈何现在抽不开身,只能把最小的顾七七派了出去。

“小七,你去外面把三个姑奶奶领到这里来,切记不可怠慢!”

顾七七哪里懂得这些,屁颠屁颠的跑到院门口,一见面就是一句雷死人不偿命的话,

“三位奶奶,你们别吵了,我师父叫你们进去呢!”

“三位奶奶”听到这个称呼,当时惊得花容变色,一口气吊在胸口半响才吐出来。

万红云有些伤感的摸了一把自己的容颜,总归是带了一点年纪,不似年轻人那般娇嫩如花,都已经是奶奶级别的人物了啊!

至于语晨汐和李天娇,二人则有些哭笑不得,她们两个一个18岁,一个19岁,和奶奶压根儿就挨不上。

李天娇说话比较直接,当时就沉下一张脸,态度强硬的道,

“你这小丫头,会不会说话,见你是初犯我就原谅你了。嗯~还不快叫我李师姐。”

语晨汐就不同,选择利诱。

“师妹好啊,我叫语晨汐,是玉丹峰的大师姐,你把奶奶的称呼换一下,师姐就给你糖吃哦!”

看着那根晶莹剔透的水晶糖,顾七七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语晨汐,当时就软软糥糥的叫了一声,“语师姐。”

看到李天娇的面色越来越沉,又赶紧从善如流的叫了一声,“李师姐!”

二人面色这才缓和下来。

“师父人在炼器房,还请三位姐姐随七七来。”

万红云原本还有些小阴郁的心情,被这声姐姐给治愈了,悄悄的赏了顾七七好几颗修练丹药。

她哪里知道,顾七七根本瞧不上这种级别的丹药,转手就拿去孝敬乩童这个大师兄去了。

这个世间啊,也就只有大师兄是最贴心的人了,有好东西当然是要先给大师兄享用。

此时的顾七七还没有意识到,她那有些偏执的颜值爱好,正在被这个平平无奇的大师兄,一点一滴掰回到正道上。

师徒几人在炼器房里面没日没夜的忙碌着,好不容易才把所有要用的护具给打出来一个模型,可以稍微的喘口气,等休息一下后再慢慢地塑性。

这种事情可急不得,只能慢慢熬炼。

此时的顾衍回赤着上半身,一脸都是汗水,有的地方还有炼器后留下的污渍,万红云非但不觉得脏污,反而觉得他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野性之美。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万红云还是忍不住小鹿乱撞。

没办法,谁叫她就喜欢这个款的男人呢。

“听说顾师兄的徒弟这次要参赛,红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炼制了一些修练和对敌的丹药,还请顾师兄一定要收下。”

“咳咳……劳烦师妹辛苦跑一趟,衍回实在是过意不去。还请随我去秘室,咱们就细节好好聊聊,你看如何?”

“那就……有牢顾师兄带路!”

顾衍回一边用白布擦拭着汗水,一边引着万红云离去。

乩童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师父这一去,没有一顿饭的功夫怕是出不出来了吧!

啧啧……也不知道万红云这样的乖乖女,看上他哪里了,真是想不通。

他正在那里想不通,然后就见到李天娇和语晨汐二女,争先恐后的朝着他冲过来。

这二人可不是那万红云,来暗中秋波的,而是一人赏了他一坨,嘴里还骂着听不清的脏话。

显然是对他颇为不满,已经上升到不打不快的地步。

能把两个同门大师姐逼到这个份上的,整个蜀山也就只有他乩童了吧。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