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此人没死,但也和死了没有区别,蛋尽鸟绝,从此女人是路人。

“自行去戒律堂领罚,三年后可找我领取一颗还生丹!”

乩童没有把事做绝,放了这人一条生路。

三年后,如果此人还是本性不改,那还生丹可能就要变成夺命丹了。

“多谢乩童师兄!还有……迟来的道歉,适才对你多有冒犯,对不住了!”

此人倒也识趣,没有继续死磕,下山自首去了。

轮到那个被偷袭受了重伤的人,乩童还是有些可怜他的。

“令妹狂,惹大祸。你无德,被夺命。这就是因果,不甘心又能如何!”

“有什么遗言,赶紧说,趁着我现在心情还不错!”

此人命不久矣,丹田破损,神仙也难救。

乩童更加不会救,没上去补上一剑已经是天大的仁慈。

“唉……劳烦师兄把这个转交给吾妹,就说……就说我不能再陪她了,让她好好修练,莫学……学我……”

此人给了乩童一个灵石袋子,脑袋一歪就落了气。

打开一看,里面的灵石少得可怜,各种修行材料也都是低级货,没啥好贪的。

“愣着干什么,走了!”

乩童拽着看傻了眼的顾七七离去。

这丫的是第一次见到死人,动作慢了好几拍,良久后这才回过神来,

“师兄,宗门里咋会有这么坏的人?”

乩童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哪儿都有好人,也会有坏人,这后山本是混乱之地,杀人夺宝不过是寻常,只要不被戒律堂的人撞见即可。”

“你以后一个人的话,千万别乱跑,得学着保护自己,好好修练强大已身,才是正经!”

顾七七一脸崇拜的看着乩童,

“大师兄,你刚才的样子好帅啊,就只是一剑就把那个人废了,我也想学,你教教我吧!”

乩童的脸很黑,女孩子家家的学这个做甚,戳鸟窝嘛。

“咳咳……急什么,来日方长,先把那个跑掉的人揪出来再说。”

此人心狠手辣,绝对不能留。

路上顾七七展现了自己惊人的天赋能力,那就是追踪猎物。

这是猫妖的本能,都不需要乩童施展旁的手段,就已经带着他一路疾行,跑到一个山涧里。

这个弟子也是倒霉,逃跑路上和一只虎妖相遇,此时正打得热火朝天。

那虎妖的等级还不弱,乃一阶顶峰,随时会破二阶的存在。

这弟子是筑基一级,不过身体嬴弱,比不得虎妖龙精虎猛。

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勉力支撑,时间越长就越难挨,最后在一个时辰后,被那虎妖一口咬中半边身子,强行摔打几下,彻底嗝屁。

虎妖杀了人,并没有离去,显然已经感知到他们二人的存在,虎啸声声,震耳欲聋。

“还挺狂啊!”

“大师兄,让我来!”

顾七七急切上前,生怕风头被抢了似的。

小喵见大喵,喵喵喵而已。

这一次,乩童没有再拦着顾七七,让其一逞威风。

“呔!哪里来的阿猫阿狗,还不快滚~~~”

这声音不同往日的娇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吟啸。

那虎妖当即炸毛了,四肢腾空,黄尿乱撒,已然被吓得魂不附体,说不出的可怜。

转眼就见其撒丫子往山林里面钻去,其速度之快,好似身后有洪荒猛兽在追击。

对于妖族而言,血脉的压制可不是开玩笑的,别说顾七七的实力本就比它强大,只要那血气一露,她就算是一个才刚出生的幼兽,也能把强大的大妖克制得死死地。

看着自己的杰作,顾七七拍了拍手,翘着鼻子的道,

“大师兄,我厉害吧!”

乩童自然是不吝赞美,

“七七干得漂亮,哈哈哈……”

回来的路上,二人筐满,手里还提着两只肥美的野鸡,说不出的快活。

推门入而,气氛有些不太对,院子里站着一个筑基九级的修士,双手背负身后,下巴70度望天,狂傲之姿尽显。

这是玉箫峰的大师兄林远,修为撵压他们玉林峰的人。

师父不在,就他们这些低阶修士,如何能扛得住那威压。

六个师弟,整整齐齐的待在院子里,被筑基大圆满修士的气场,压得抬不起头来,身上暴汗如注,还拼命的死扛着。

就是顾七七这个二阶妖兽,也被这强者刻意释放出来的力量,压得趴在地上不能动弹。

现场,独有乩童还能不卑不威的站着。

“林师兄这是何意?”

林远,趁着顾衍回不在家,欺负他们这些徒弟,当真卑鄙啊!

“咦?你竟然没事?练体九级的弟子,呵呵……真有意思。”

林远诧异的看着乩童,眼里闪烁着不可名说的光芒。

在他看来,对方的身上定然是有什么异宝存在,不然的话,如何能抗得住这等威压。

乩童冷冷的道,

“林师兄若是来找家师的,还请耐心等待一盏茶的功夫,他老人家很快就会赶来。”

就在刚才,他已经捏碎了一块玉茧,那是顾衍回留给他报信用的。

来蜀山20载了,没有想到,还是第一次用上。

听到这个话,林远急忙收回了威压,对在场的人打起哈哈,

“适才出关,灵气混乱泄漏,哈哈……献丑献丑,让诸位师弟看笑话了。”

呵……这话也只配哄哄顾七七这个新人小白了,在场的人却是一个字都不信。

没有人搭他的腔,他有些尴尬的收起了假笑,一本正经的道,

“咳咳……72峰的排名赛即将开始,此次我们玉箫峰是主战场,自然也就由本人负责。”

“我来是想确认一下,你们玉林峰的人是否参赛。”

乩童沉吟了起来,玉林峰多少年都没有参加过了,原本是垫底的存在,不过,如今师弟们已经成长起来,自然是要争一争。

“那就烦请林师兄给玉林峰报一下名吧!多谢!”

“嘿嘿……好说好说,那就先把报名费交一下吧!按最新的规矩,每峰要缴纳1000灵石,给钱吧!”

这话一出,玉林峰的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有没有搞错,竟然要这么多,你们玉箫峰的人抢钱吧!”

“过去比赛都是宗门赞助的,根本不需要各峰再缴纳费用,你们这是乱收费。”

“小心告你们去!”

……

这话可让林远的脸色不太好看了,当下不耐烦起来。

“能交就交,不能交也没人强迫你们。”

“一群小小的筑基弟子,参加这样的比试本就危险重重,这是保护费,保护你们不被人打死的,懂不懂?”

“还好意思在这里瞎叭叭,无知!愚蠢!”

三师弟独孤吹雪的火爆脾气早已经在忍耐的边沿,此时再也憋不住了,第一个跳了出来,

“呵……我们虽然只是筑基,但和同阶的打比赛,怎么就会死了,你不要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