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许怡柔看着叶宁,柔柔的说到:“我看你伤的挺严重的,估计扶你走都不太行,要不我把你抱回去吧。”

听到抱回去之后,叶宁小脸一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叶宁也不例外,第一次看到许怡柔的时候就有点心动,如今对方身着睡衣,叶宁想都没想,就红着脸点了点头。

许怡柔用右胳膊搂着叶宁的腰,左胳膊搂住从叶宁双腿中穿过,叶宁以为要被公主抱了,脸蛋红扑扑的,心情十分激动。许怡柔两条胳膊一使劲将叶宁抱起,胳膊一甩,将叶宁头朝后,扛在了肩膀上。

叶宁心想:“不对啊,说好的抱呢?怎么变成抗了!”但也只是想想,叶宁跟女生一直做不到正常的交流说话,而杨灵就爱说话,而且两人几乎每天都待在一起慢慢聊才破除了心里的那层障碍。但对于别的女生,叶宁依然是社恐的状态。

“肚子……疼。”这是叶宁扭扭捏捏之后,用简练的话语鼓起勇气才说出口的。

“忍忍了,马上就到了。”许怡柔温柔的说到,“你也别想着我抱你了,你也是个成年人了,怎么可能和你亲密接触呢?”

话音刚落,许怡柔将叶宁甩在了沙发上,温柔的说到:“乖乖待着,我去给你找点药。”说完,许怡柔就走进了卧室。

用着温柔的语言,做着“温柔”的事情,实在是太“温柔”了,叶宁内心吐槽道。然后忍着疼痛翻了个身,瘫在沙发上。这时许怡柔也从卧室出来了,递给了叶宁一个药膏,“抹在伤口处,我去给你倒水,等下把药喝了。”

叶宁看着自己的肚子,衣服虽然用的是特质材料制成,可以减少异能对衣料的杀伤力,避免异能在衣服上的扩散。但此时肚子那块也是被烧出来了一个大洞。

叶宁往肚子上摸着药,许怡柔就已经端着一杯温水出来了,手里还拿着几片药,放在了茶几上。叶宁看到许怡柔来了,下意识的用手把自己肚子给遮住了。

许怡柔笑了笑,转身就往另一个卧室走去,边走边说:“先把药喝了,止疼。遮遮掩掩的干啥,只是个肚子,你一个大老爷们被看了能吃多少亏。”

看着许怡柔离去,叶宁也是先把药给喝了下去,然后把药膏摸上了。许怡柔也拿着一套上衣回来,递给了叶宁:“既然你害羞,就先把这外套给披上吧,这是我弟的衣服。”

叶宁披上外套,把肚子给遮住了。止疼药也迅速的发挥了作用,叶宁已经感觉没有那么疼了,出于礼貌,叶宁害羞的硬硬的吐出来“谢谢”两字。

许怡柔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叶宁说到:“你应该还不认识我,我叫许怡柔,以后你叫姐姐就可以了,你应该在服兵役吧,刚听你跟警察说了事情的经过,还挺有正义感的啊,吃一堑长一智,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看到叶宁也只是点了点头,便接着说到:“我需要你帮个忙,也不用你做啥,明天陪我去之前那个格斗场就可以了。”

看着叶宁疑惑的眼神,许怡柔解释道:“别紧张,又不是让你打擂台。等下我发短信跟邢烨把这件事说一下,让他明天去格斗场给你治疗一下,帮你药到病除。”

叶宁清楚,邢烨是当兵的,而许怡柔想用他约邢烨出来,叶宁有点怀疑,该不会许怡柔就是军训动员时,周将军说的其他破坏和平的势力吧。

许怡柔也看出来了叶宁的疑惑,解释道:“我挺喜欢他的,我一个人比较孤单,没事了就想和他带着一起,心里舒服点。可是他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最离谱的时候一个月能只上班三天。”

叶宁也抓住了重点,惜字如金的问到:“一个人?你弟呢?”

“哦,那会你应该还在你妈妈的肚子里,二十年前,龙城迎来了一次兽潮,铺天盖地的妖兽席卷而来,不少人丧生在了这次兽潮之中,其中也包括我的父母和弟弟。所幸那次兽潮中妖兽最强的也就只有A级,这场兽潮两天内就被军方压制了下去。”

叶宁也从课本上看过兽潮,一般是由S级及以上听得懂人话的妖兽来指挥的,目的就是争夺地盘。在核武器的威慑之下,SS级及以上的妖兽都潜伏在西大陆上。一次强大的兽潮可以摧毁一座城市,但这已经是核武器威慑之下的和平了,如果没有核武器,人类就已经全部沦陷了。

叶宁盯着许怡柔,思考片刻,最终还是打算问一句:“你……就没有想过报仇吗?”

“报仇?!哈!”许怡柔笑了笑,既有心酸,又有无奈缓缓说到:“找谁报仇?那么多妖兽,你知道是那只动的手吗?这些妖兽看上去几乎都是一个样子,你能确切的认出来吗?”

“兽潮和你过几年执行任务不一样,叶宁。你将来执行任务可能是一队人去杀一只妖兽,而兽潮,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大规模袭击,不同种类,不同异能的妖兽之间的配合,他们的默契程度远超你的想象。”许怡柔越说越激动

“那次兽潮只是几只A级妖兽领导的,进攻了几天就褪去了,我们却损失了不少队长级的将领。我弟弟当时比你大一岁吧,他和他的战友全部牺牲了。没有经历过,你就无法想象那是一场怎样的灾难。”

许怡柔停止了激动,缓了缓气,平静的说到:“那时,我已经退伍了,不在军队服役了,我那个时候才B级,看到父母在我眼前被妖兽杀死,我何尝不气愤,不想去报仇呢?终究能力有限,我连自保都很难。”

“呼,叶宁,你得认清现实,有的恩怨是无法解决的,我们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我们只是在核武器所带来的伪和平下生存,论异能,我们还真的不是妖兽的对手。我们还得接着生活下去,没有必要被仇恨所左右。”

这让叶宁想起来李引老师从小对他的教诲,叶宁这一时间并没有感到羞涩了,脱口而出:“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变强,一代一代的不懈努力,才可以让人类都能活在一个安全的时代下,不去努力变强,只能懦弱的活着。”

许怡柔笑了笑:“年轻真好。叶宁啊,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理想和追求不一样。我就不想有异能,我就只想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活着,义务兵役结束之后,我就没有继续服役了。”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那次兽潮摧毁了这一切,我才明白了,拥有异能,就应该去运用它守护自己所珍视的东西,而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守护的了,我只想找个人相依为命度过剩下的时光罢了,明天看情况吧,我去大胆的追求一次幸福。”说着,许怡柔的脸也红了一点。

叶宁这个过程中,一直盯着许怡柔,思考着她说的话语,默不吭声,半分钟后就被许怡柔一句“温柔”的语言打断了思考:

“叶宁啊,反正明天要用你受伤为理由把邢烨约出来呢,如果你再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我不介意让你伤的再重亿点点。”

虽然是被误解了,但叶宁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迅速的底下了头,低头过程中也因为被“提醒”而仔细扫视了一下许怡柔的面庞和身材,更是红了脸。

许怡柔站了起来,指着一间卧室说到:“那是我弟的卧室,今晚你就睡在那里吧。你身上的上衣也就脱了扔了吧,我弟的衣服已经放在床上了,送你换穿了。”

叶宁也起身朝着卧室走去,出于礼貌,害羞的说了句:“谢谢。”

去了卧室之后,叶宁躺下,开始思考。人和人的追求真的不一样,刚刚那四个人就为了钱要杀他,叶宁不明白,如果人类都全部沦陷了,要钱能干什么呢?还有是谁花钱要买他的命呢?思来想去,好像只有贺少安,或者叶宁臆想的,贺少安背后的那个指挥者,想着想着,叶宁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许怡柔醒来的时候,看到叶宁坐在卧室里玩着手机,被子也叠的好好的。许怡柔对这个略有礼貌的孩子还有点欣慰:“起得挺早,想吃啥吗?”

“都行,我可以上个厕所吗?”叶宁略低害羞,低声说到。

许怡柔楞了,好像除了昨晚没有礼貌的盯着她看以外,这个叶宁还是挺有礼貌的,没有她的同意连厕所都不去上。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有色心没色胆。”给叶宁指了指厕所方位之后,她也去弄饭吃了。

叶宁也是因为生物钟而早起,起来之后就看到马骄要约着他们几个出去玩,周辰和杨灵也同意了。叶宁也同意了,顺便说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是隐瞒了一些事情,只是说许怡柔要带着他找邢烨治疗。于是四人就约定在格斗场见面。

叶宁上完厕所洗了手之后,自觉的过去帮许怡柔做饭,两人吃了点之后,许怡柔就开着车带着叶宁往格斗场去。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