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对此,张百发自然是一番推辞。

不显山不露水的同时,尽显低调和洒脱。

中午的时候,吴远直接在亚运村宾馆定了席面,叫上张百发,连同他带来的审计队伍,汇同腾达的员工,以及北辰房地产的陈亚一行。

坐了个济济一堂,足足七八桌的样子。

酒席在皆大欢喜的氛围中度过。

之后,张百发便先行离开,带着志得意满的劲儿。

留下审计队伍,连同腾达的马明琪团队,以及北辰房地产的陈亚团队,继续核对交接剩下的工作。

偌大一个项目,这项工作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了。

以至于腾达办事处的员工全都被派到这边来,只剩下张浩和孟瑶留守值班。

坐在陈亚办公室的吴远,目光深邃。

叫人看不出是喜是忧。

陈亚推了推眼镜,好整以暇地倒弄着功夫茶道:“吴老板,我这边没什么好茶,只能请你将就一下了。”

吴远回过神来,晒道:“陈经理,你这还算是不错的咯。等亚运村项目运营开来,我到时候能不能喝上这样的茶,都是未知之数。”

陈亚哦了一声,先是不信道:“不可能吧,吴老板?如果这个项目,连你都没把握赚钱,那就没人有把握了。”

“事实如此,”吴远并没有过度卖惨道:“说实话,陈经理。我有意于亚运村这个项目,一是它能带来很多的工程,让我的人有活干;二是它能成为腾达拿得出手的重要业绩,为以后开疆拓土打基础。”

这话陈亚不由信了七分。

至少亚运村项目眼下在北辰房地产公司的手里,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他依旧有些乐观道:“我倒是很期待亚运村项目在吴老板的手里,焕发生机,逆袭翻盘。不瞒你说,吴老板,毕竟这个项目也像是我的孩子。不管是给了谁,我都希望它好。”

吴远笑了笑,若有若无地提了一句道:“陈经理要是有兴趣,可以继续看着你的孩子。咱们一起努力,看看它能不能逆袭翻盘、焕发生机。”

陈亚微微一愣。

他没想到吴远这橄榄枝抛得如此之突然。

但意外之意外。

关于他自己的去向,他和爱人却是有过长足的考虑的。

“吴老板,原来我已经被亚运村这个项目伤透了脑筋,愁出了阴影。”

“而且亚运村项目想要重焕生机,必须由您启用新人新班底,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才有可能出现奇迹。”

这话倒也不假。

吴远便把话说回来道:“说实话,咱们单单着眼于眼下,亚运村项目能做成这样,及时保障了亚运会的胜利召开,陈经理就功不可没。”

“而且没你陈经理前期打的底子,换做旁人,我也不敢冒然接手。”

陈亚双手握拳连连道谢。

毕竟这前一句话说到他心坎里,但后一句明显就是过度抬高了。

正聊着,吴远手头大哥大响起。

电话是孟瑶打来的,声音颇有些百无聊赖地道:“老板,这里有位陆老板前来拜访,说是无论如何要见你一面。”

紧接着陆金安声音也打电话里传来道:“吴老板,我陆金安给您赔罪来了!”

吴远笑道:“陆老板说得哪里话?给陆老板泡壶茶,我马上回去。”

挂了大哥大的同时,吴远已经长身而起了。

电话当着陈亚的面打的,陈亚自然也没多留的道理,一直跟着送到隔壁交接的会议室,等吴远跟自家员工交待完,又作势跟着送下楼。

然而刚送到楼梯口的时候,吴远就转身握住陈亚的手道:“陈经理,留步,留步。”

毕竟下回见面,人家说不定从县官变成现管。

吴远自是不能拖大,让对方一直送到楼下,送到车上。

陈亚回到办公室,站在窗口,目送着吴远上了奔驰,缓缓远去。

心里头莫名地闪过一丝惋惜。

如果没有老领导的召唤,或许他真有可能一脑壳子跟着吴远去闯。

没准也会闯出个未来。

因为他觉着,吴远这个私人老板,不一样,大不一样。

打北辰房地产公司回到腾达办事处小楼。

其实本来就没多远,也就马明朝一脚油的功夫。

吴远上楼的时候,陆金安手里的茶杯,都还没喝上几口。

一见吴远出现,陆金安立马放下茶杯,起身迎出来,主动握上吴远的双手道:“吴老板,我陆金安明人不说暗话。今儿我是来跟您负荆请罪来了,你要打要罚,我陆金安绝无二话。”

吴远却是故作糊涂道:“陆老板,你说实话,这亚运村项目,兜兜转转又砸我手里来了,是不是你从中捣的鬼?”

这话把陆金安问得一愣。

好在陆金安转得也快,反正咱就负荆请罪来了。

至于摆什么姿势,无所谓了。

“吴老板你真是料事如神,前几天我来找你,的确是别人托我来打探消息来了。”

“但您知道,托我的人太……,我实在是不敢推辞。”说到‘太’字的时候,陆金安指了指上头。

吴远直接揭穿道:“是黄少托你问的吧?”

陆金安俩眼瞪大,演的挺好道:“吴老板真是料事如神!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的大脑。”

旋即立马解释道:“其实黄少也说了,他拿到这项目,最终也会交给你做。所以我才……”

话未说完,便被吴远打断。

解释的话他已经听得够多的了。

陆金安主动过来和解,本身就是笃定自己身后站着黄三本,吴远不能把他怎么样。

至少短时间内如此。

关于这一点,还真让陆金安押中了。

有黄老这一层关系在,吴远跟黄三本,确实不能明刀明枪地来。

连带着陆金安自然躲过一劫。

不会落得跟上海程老板一样被吴远舍弃的结局。

但话说回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吴远连番点头之后,直道:“理解,理解,陆老板。”

陆金安刚松了一口气,直接喝了一大口茶水在嘴里。

就听吴远话锋一转道:“不过陆老板,你也知道,现在亚运村项目还是落我手里了,我这边也难呀!将近三千多套公寓,我这要卖到猴年马月去?”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