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所以你是说你口袋里的东西能送来我这里,我口袋里的东西也能送过去?”

时珺珺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继而满心欢喜,“那我岂不是也能用这个口袋回来?”

“理论上应该可以,但现在暂时好像还实现不了。”

“为什么?”

“这个口袋似乎只有拉上拉链以后才能传送物品,没拉上拉链就只是个普通口袋。”屏幕那头的邵崴看上去有点沮丧,“太大的东西塞不进去,而且好像对活的东西也不起作用......”

刚刚他用几只蚂蚁验证了这一点。

至于再多的试验,邵崴一时半会儿也不敢随便尝试。

现在这是唯一能连通时珺珺所在世界的方法,容不得有半点闪失。

只是有这么多限制,如此一来,时珺珺通过口袋回来的想法,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实现了。

“活的东西送不过来,吃的总可以吧。”时珺珺苦着脸吐槽,“晚上出来饭都没吃,还要干打怪这种体力活,累死人了啊喂。”

“想吃什么?”

“炸鸡,烧烤,炸串,章鱼丸子,烧仙草......”

“停停停。”邵崴打断了她的报菜名,感觉他的头有平时两个那么大,“你在的地方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现在不是干饭的时候啊。”

“你也知道这边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挂掉。”时珺珺哼哼唧唧,“就算做鬼也要做饱死鬼。”

女孩的话让邵崴沉默了。

这些乍一听嘻嘻哈哈的言语太过沉重,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总有办法的。”

邵崴喃喃的像是在自语,不知是对屏幕那头的女孩,亦或是对自己。

手机屏幕上的女孩也沉默了片刻,继而恼恨地开口:

“所以你想饿死我是嘛?”

东谷夜市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吃食,邵崴满头大汗快速穿行在人群中,买到时珺珺点名的食物以后就把它们塞进口袋。

“送过去的食物有什么异样么?如果有异样就先别着急吃。”

“有什么异样,热腾腾香喷喷。”时珺珺叼着只炸鸡腿,一手拿烤串一手拿可乐,含混不清道,“我还要喝芋圆奶茶,大杯加冰半糖。”

“大杯的估计塞不进去。”

“那要两个中杯。”

“姑奶奶你吃这么多,待会儿碰到什么情况还跑得动路么?”

出于某种邵崴自己也说不上来的谨慎,他戴上了蓝牙耳机和外套兜帽,把声音压低了说话。

“吃不完我还可以打包带走,不打包带走我还可以喂西蓝花。”

“西蓝花?”

“就是那个丑怪丑怪的哥布林。”

说话间时珺珺切到了后摄像头,被布条捆成粽子的绿皮肤尖耳小矮人,正努力伸长脖子,试图去够一块放得稍远些了的炸鸡。

仿佛是察觉到了邵崴的视线,这头哥布林缩了缩脑袋,色厉内荏地龇牙。

“不是让你杀了它么?”邵崴大惊,“离它远点!”

“放轻松,它没你想象得那么危险,单论力气也就是个七八岁的孩子。”

时珺珺把摄像头切了回来,“而且它虽然看起来不大聪明的样子,可好歹能听懂人话。”

“能听懂人话?”

“我也是才发现的。”

说罢时珺珺掂起一个章鱼丸子来,冲着戒惧的哥布林晃了晃:“西蓝花,想吃就吱一声。”

哥布林:......

时珺珺:再给你一块炸鸡。

哥布林:吱。

“看,听话吧。”扔过一块炸鸡以后,她得意洋洋地回过头,“不过保险起见,它要是还敢反抗我就再给它一棍。”

看着电棍尖端跳跃的蓝色电光,至今还残存着的酥麻感觉和之前记忆犹新的剧痛,让正大嚼着炸鸡的哥布林顿时不敢再有动作。

“好好听话我电你干嘛。”时珺珺叹了口气,“就是不知道这个地方有多大,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

“总能走出去的。”

“记得回去帮我和辅导员请个假,顺便再报个警。”

夜市人流众多,找到巡逻的警员并不算困难。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邵崴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吃饱了空,拿我们开涮是不是?”年轻警员瞪大眼睛,“穿越异世界?霓虹动漫看多了吧。”

“凡事都要讲证据,证据。”旁边稍微年长的警员叹了口气,“小兄弟你拿个黑屏的手机给我们看也没用......”

邵崴难以置信地看了眼屏幕,又看了看两个已经有些不耐的警员说:

“你们......难道看不见屏幕上的东西?”

“看什么东西你也得先打开手机再说啊。”稍微年长的警员哭笑不得。

“哦——我晓得了,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年轻警员以过来人的姿态拍了拍他的肩膀,“女朋友还是要哄的啊。”

“年轻人,回去好好说清楚,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去吧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了。”

屏幕上的时珺珺还在使劲蹦跶嚷嚷着些什么,但邵崴想到了一种可能,嘴角抽动一下,没有再坚持下去。

接下来他又给两个路人看了自己的手机,无一例外,那些人和警员的反应如出一辙。

更有甚者对他露出了“你该不会是神经病吧”的神情。

“这些人都是瞎子!”时珺珺气得咬牙切齿,“我给我室友打电话!”

只是一分钟后,后她就像根焯了水的豆芽菜那样蔫儿下去,“打不通......”

打不通,打不通,都打不通。

无论电话还是发消息都打不通。

现在她唯一能联系上的人只有邵崴。

而来自辅导员的回复最快发到邵崴手机上。

【时珺珺?什么时珺珺,我们班哪里有叫时珺珺的,大晚上搞这些有的没的,下次请假不想批是不是】

邵崴又发消息给同班的室友。

【我靠崴子牛逼啊,这时珺珺是哪个学校的妹子 漂亮不 啥时候有机会给哥几个瞅瞅】

时珺珺是谁......不认识这人......邵崴你大晚上找一个不存在的人是不是有病......谁啊......

邵崴试图找证据跟那些人证明时珺珺的存在,但诡异的是手机里原本那几张有她的照片全部不见踪影,班级群和学校内部网站也都查无此人,他甚至想起以前校内新闻网上有她比赛的获奖通告,但现在那些通告上的获奖者竟然都是陌生的名字......

望着夜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邵崴疲惫又迷茫。

这个世界像是忽然把一个女孩遗忘,又像是神出手抹去了她存在的证据。

“陌生人,还有我们身边的人差不多都找过了,情况一样。”他继续和时珺珺的视频,“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最后一次。”时珺珺低着头,轻轻报出一串数字,“这是我妈妈的号码。”

半分钟以后电话接通了,手机传出中年妇女的声音:“喂哪位。”

“阿姨您好,请问是时珺珺的母亲么?”

邵崴静静等待她的回答。

长久的沉默后,那个声音才再次响起:“是。”

正当邵崴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对面的话语却让他瞬间如坠冰窟。

“可她去了好些年了。”电话那头声音幽幽传来,“所以,你是谁?”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