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摄像头的视角忽然旋转着坠入黑暗。

视频接通不久,邵崴就看到屏幕角落,有个轮廓模糊的矮小身影一闪而过。

他下意识出声示警,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现在看不到那边的情况,但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下被不知名生物袭击......

邵崴心头一紧。

“时珺珺!”

周围路人诧异地看向,这个突然大喊的年轻人。

“干嘛干嘛,打怪呢别让我分心。”

片刻过后手机传来的回答,让才感到稍微放心的邵崴,瞬间又神经紧绷。

自己怎么才能到帮她。

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的邵崴,回想起之前时珺珺手里那个充电宝怎么看怎么眼熟。

该不会是.....

他瞳孔剧震。

难道他这边口袋里消失的东西,都被送到她那去了?!

这个看似荒诞不经的想法,却是最符合现状的推测。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他捡了粒石子塞进口袋。

石子不见。

他拿了片树叶塞进口袋。

树叶不见。

他拿两片口香糖塞进口袋......

不见,都不见。

邵崴呼吸慢慢急促起来,他想自己大概知道怎么去帮那个女孩了。

手机落在地上,但时珺珺不敢去捡,因为她知道那个怪物就在周围。

好在之前她打开手电筒,现在好歹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或许是惧怕光的缘故,那个怪物并没有很快再次发动袭击。

但手机那点不多的电量早晚会再次耗尽,不,或许都不用等到那时候,整个人保持这样高度紧张的状态,用不了多久就会疲惫。

时珺珺背靠岩壁深深呼吸。

她才不要死在这里。

刚刚对那个生物虽然只有短暂接触,但她心里已经大致有了判断。

是个绿皮小矮人,大概只有她一半高,力量似乎也不出奇,优势是能在黑暗中自由活动。

这种生物在小说和游戏里,好像被称作地精或者哥布林。

“要是有武器就好了。”

时珺珺叹了口气,眼神逐渐坚定起来。

缓缓拉开二字钳阳马,她左右两掌一前一后,呈咏春中的“问手”。

她才不是那种见到骷髅头和哥布林就会腿软的女生,这些丑怪丑怪的小东西在她眼里和疯狗没什么区别。

打疯狗有什么心理压力?

邵崴曾一度相信她要是早生几十几百年,会是克拉拉·莱辛或是帕夫柳琴科那样的巾帼英雄,运气再好点说不定能和某位才人竞争下女皇的宝座。

可惜时珺珺太懒,只要没早八她就会成为在山洞里冬眠的狗熊,只有肚子饿了的时候才会出去找吃的(拿外卖)。

然而懒惰并不会影响她的天赋异禀,寝室里校运会短跑金牌多到她拿来压泡面盖,就算高数课上睡大觉微积分心算也比快邵崴几个档次,以前学过的几种器乐虽说荒废不少但也远超初学者......

哦对,她还是武术世家出身。

超市老板看着眼前问他有没有家伙卖的年轻人,语重心长道:

“年轻人,现在法治社会,不要打架,打输住院打赢坐牢。”

邵崴心说老板您身上的满背青龙和刀疤,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呐。

“老板我不是打架但有急用,你这里就没有什么小巧点用来防身的东西么?”

“有事找警察,靠拳头解决不了问题。”老板摇摇头,“再说我这里也没家伙卖。”

“可我真有急用!”

说着说着他逐渐焦躁起来。

他不是没试过想把钢管之类的武器传送过去,可但凡体积稍大的物品塞进口袋根本拉不上拉链。

拉不上拉链,就送不过去。

时间每推移一分,身在异世界的时珺珺就会多一分危险。

眼神急速在店里扫过的邵崴,看到玻璃柜台下某样东西,眼前一亮,旋即指着那样东西问:

“这多少钱?”

“看店的玩意儿,不卖。”老板大手一挥。

“我加钱!”

“出多少?”

“五百。”

“成交”

“用的时候小心点,调最大能把人整晕。”

邵崴把那件东西塞进口袋拉上拉链,匆匆步出超市打开手机说道:

“你现在摸摸看你口袋里有没有东西。”

“想我死么?有什么事天塌下来也不会待会儿再说?不知道乌漆嘛黑打怪难度很大嘛?你是机器猫嘛能给我从口袋里变出什么武器?”

手机那头遥遥地传来时珺珺的怒骂,劈头盖脸跟小机关枪似的。

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缓缓用一只手往下探去。

“裤子口袋里明明什么都没有!”手机那头的声音里满是气恼。

“衣服口袋,衣服口袋。”邵崴讪讪道。

时珺珺银牙紧咬。

她现在所做的动作都会造成很大的破绽,只用一只手就没法防御来自某些角度的攻击。

可她这次还是选择相信邵崴。

在一堆乱七八糟物品里,摸到那根又长又粗又硬东西的同时,斜里窜出个身影向她直扑过去!

一声尖锐的惨嚎过后,即便邵崴把手机音量放到最大,也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该死!

狠狠一拳锤在旁边的墙壁上,指关节传来剧痛,邵崴心里有种叫无力的感觉慢慢涌上来,和绝望一起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淹没。

“哼哼有那么多力气捶墙,不如来帮我打怪......”

他猛地抬头,只见屏幕上的雄赳赳气昂昂满面都是得意的女孩正向他比耶。

时珺珺一只脚踩在那个昏厥绿皮小矮人脑袋上高举手机,好似那幅《自由领导人民》上面扛三色旗的自由女神。

那头鬼鬼祟祟的哥布林的确要比疯狗危险得多,在她第二次手伸向口袋的时候毫不犹豫从岩壁上跃起向高高扑来。

洞穴虽暗但对哥布林来说不成问题,再加上偷袭的优势,原本对付起来绝不算轻松。

奈何某位小同志不讲武德,好巧不巧摸出电棍戳去......

一下就电得这小东西直挺挺躺平。

犹豫片刻后时珺珺还是没有选择用石头补刀,而是选择再补上两电棍,顿时空气里弥漫的焦臭味让她捂住口鼻。

毕竟这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躯,不是骷髅那样的骨头架子,现在她有打散骨头架子的勇气,并不代表她有杀“人”的胆量。

“哇塞,你是怎么给我搞来这么给力家伙的?”

确认哥布林一时半会儿应该起不来以后,打量着手中武器上的蓝色电火花,女孩好奇地问。

“说来话长......”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