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是谁在说话。”

令端一惊,狐疑看向四周。

另一边,吕仲目光落在前方百丈处,那里空间略显扭曲,心中讶道除了自己以外,这里竟还有人能够看出此处的异常。

接着,他视线移到右前方,隐约看到一模糊影子。

“躲藏在相位空间中,是因楼道修士吗......”

“妾身骊姬,见过二位。”

伴随着话语声,一道白衣倩影显现出身形来,却是一名模样普通,身材也十分之普通的女修,她这时朝二人欠身行了一礼。

气息方面,竟是在场之人中最高的一位。

不但超过了令端老道的五境金仙,也同样超过吕仲的七境金仙,面前这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修的修为,已是八境金仙的修为。

“若算得没错,我跟她的实力应该在伯仲间。”

吕仲略一估算,心中稍安。

“原来是骊姬仙子,久仰久仰!”

令端原先还是一脸戒备,此刻看清此女面容后,顿时又换了一副神态。

“哦,阁下听说过我的名号?”

“呵呵,这是自然。”令端老道捋须一笑,“骊姬道友虽平时只活跃于六界之外,可仙子扶持人道,让万民安居乐业,并开拓我人族疆域的事迹,依旧在六界广为传播。关于这点,老道可是佩服得很。”

“原来是她。”

吕仲听到这里,倒也是想起了相关信息来。

骊姬仙子,确切说是骊山王母。

此人在仙界算是一传奇人物,只不过清楚知晓她事迹的修士不多,哪怕是令端老道,所称的也不过是骊山王母昔年的名号,早已经过时了不止百万年。

吕仲之所以清楚,是因为昔年罗浮还在之时,骊山王母曾大量采购过飞舟,故而一来二去的,就借机了解了不少。

令端老道跟骊山王母,略一寒蝉之后,将话题拉回到正轨,问道:“方才仙子出言提醒,可是前方潜藏有威胁。”

“且看。”

骊山王母当着令端及吕仲的面,轻弹出一道法宝,掠过百丈距离,正中吕仲所看到的特异点,悄无声息间,一股令三人心悸的气息浮现。

不过刹那,法宝烟消云散。

没看身后那幕,她转过身来:

“此地的秘境空间,由于年久失修缘故,大量地方出现了损坏,大多数显露在外,且并没有多少威胁,至少对我等金仙而言如此。只有极少部分,不但危险性极大,且十分隐秘,非神识法目所能视见。”

仿佛是对这话的印证,远处空间忽然间坍塌。

波及之处,无论是山河湖海,又或是一座座古老建筑,俱都是被空间乱流所吞噬。

半晌后,原地只留下一巨大坑洞。

“难怪一路走来,我所见地形都是这般坑坑洼洼的地貌,原来如此。”令端老道看完这幕,心中这才了然。

“不知骊山道友,可否愿与我二人同行?”

吕仲望着骊山王母,后者仿佛已在等着这话,笑应道:“虚空道友相邀,骊山怎有拒绝的拒绝的道理?不瞒二位,此番我入大墟,所为的就是知天殿中一物,其名为夔山鼎,乃是一件十分特殊的空间仙宝。”

骊山王母说到这里,望向二人:“若二人答应将此宝让与我,那么除此之外的其他宝物,我都可以不要。当然了,若是二位道友心善,愿意将好处多分予妾身的话,那么......妾身也并不会拒绝他人的好意。”

听她这么一说,令端老道有些迟疑。

能让骊姬......不,骊山放弃其他好处,都要得到的夔山鼎,无论怎么看都该是一件重宝。如果答应将其让出,是否会让自己损失惨重?

“恐怕,要让道友失望了。”

一旁的吕仲突然开口,“夔山鼎,正好也是在下所需。”

“哦?看来道友也是心怀大志呢。”骊山王母饶有兴致的打量吕仲一眼,察觉到他七境金仙的修为之后,目中闪过一抹讶色。

关于吕仲,也即是虚空子,她是有所了解。

“没想到,只是百万年不到,此人就已经突破到了七境金仙。”

对一般金仙来说,如此进境速度已称得极速。

“难怪想寻夔山鼎。”

骊山王母想到这里,心中很快有了主意,只见她展颜一笑:“既然道友也有所需求,不如你我平分此机缘如何?”

“可以。”

吕仲言简意赅。

这下,只有令端老道一脸茫然。

可见二人都已谈成,他还是聪明的选择了默认。毕竟形势比人强,与其跟两根大腿交恶,倒不如卖个好。

否则,以自己目前修为,还真难以掺和进来。

达成一致后,三人结伴而行。

沿着大道一路前行,很快知天殿便已经遥遥在望,乃是一座悬浮在虚空之中,巨大无比的方块状建筑。此刻知天殿正兀自旋转着,不时还好似魔方那般,扭转、变动,并不会一直维持在相同的状态。

“前方便是知天殿了。”令端道。

然而,还未等三人靠近,远处忽然风云变色,一股无形威压陡然降临。

紧接着,就见天幕之上的云层中,蓦然间出现一张淡漠巨脸,它的目光无感情的扫过地面,随着眸中亮起一道闪光,便有数之不尽的剑气从高空落下,如同洪流一般涌向各处,声势一时骇人到了极点。

吕仲见到这一幕,抬手凝出一层空间壁障。

其他二人,也是各显神通。

令端老道刚起飞的身形,这时连忙又降了下来,面色略有些惊慌,他急忙祭出一方大印,口中念念有词,之后更是一口鲜血吐出。

就在他做完动作不久,数之不尽的剑气汨汨而下。

“轰隆隆!”巨响声不绝于耳。

大地一阵颤动,地面都出现波浪形状。

好在剑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才不过三息,这一剑气狂潮就结束,天上的人脸也随之消散。

“天衍宫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令端老道,此刻一脸心有余悸。

方才只差一瞬,他就会被剑气攻破防护,作为一名金仙,虽不至于因此殒命,但难免会受到一点伤。

对眼下他的状态而言,可并非是什么好事。

“或许是初代天衍道君苏醒?”

吕仲心中猜测。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