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多谢二位大侠出手相助。”马车中的两人见追击他们的那些人已经离去,这才出来向沈泉二人道谢。

“哼……你刚刚没说真话吧!你到底是谁?他们为何追你?”沈泉冷哼一声问道。沈泉之前听见那头领称他为公子,想来他的身份定然不向他说的那么简单。

“大侠,你说笑了,我们夫妻就是个普通百姓。那些人追我们也确实是那个钱大公子看上了我妻子,想要强抢民女……”

“锵”得一声,刘颖雪拔出追风剑架在这人脖子上,打断了他的话。

“说实话!”刘颖雪冷声道。

这人被刘颖雪吓得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口水,然后颤抖地说道:“我……我说实话,在下其实就是钱博雅的儿子钱邵。”

“两位大侠,求你们放过相公,所有的事都是由我引起的,二位大侠要杀就杀我吧!”钱邵身后女子见刘颖雪把剑架在她相公的肩上,愣了一下,以为刘颖雪二人要杀了他相公,便强忍着泪水上前向二人求道。

“不要伤害薇薇,在下什么都说。”钱邵见妻子上前,连忙说道?

沈泉见此便出声问道:“追你们的那些人是什么人?”

“他们是我钱家打手,是来抓我回去的。”

“你既然是钱家公子,那他们为何要抓你回去,而且出手如此狠辣。”

沈泉想到之前那些人抢夺马车时如此狠辣的杀了马夫,也不怕马车失控,把这钱公子给伤了。

“是因为薇薇,薇薇本来也是个官家之女,但他父亲得罪权贵,导致家道中落。我与薇薇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早已终身互订终身。只是我爹不同意我跟薇薇的婚事,他觉得薇薇是罪臣之女,配不上我家,在下只能跟薇薇只能私奔了。至于那些人,都是我爹招揽的武林中人,这些人大都良莠不齐,行事狠辣之辈也是常有的。”钱邵看着脖子边的追风剑,颤抖地说道。

沈泉见钱邵夫妻二人模样不像是说谎,便示意刘颖雪收回追风剑,转头对二人说道:“你们走吧!”

沈泉说完,便没理会二人,与刘颖雪继续向着景州城行去。

“多谢二位大侠。”

钱邵夫妻见刘颖雪收剑,看着沈泉二人离去俱都松了口气,连忙对沈泉二人道谢。

钱邵把妻子扶上马车,转头看向牵马走在雨中的沈泉与刘颖雪二人。突然出声叫道:“二位大侠留步,”

沈泉与刘颖雪回头疑惑地看向钱邵,不解刚刚都已放了他们,为何还出言叫住自己二人。

“在下有一事想与二位大侠相商。”钱邵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是向沈泉二人说了出来,“在下与薇薇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在外行走难免会遇到一些山贼土匪。所以在下想请二位大侠护送一段路程。到时在下必定重金相谢。”

“哦,钱家确实是富可敌国,但你刚刚从家里逃出来,我可不信你现在可以拿出什么重金出来。”沈泉愣了愣,然后带着一丝玩味地说道。

“在下现在身上自是没有多少钱,我们夫妻二人孤身在外,自是不敢多带金银财物。但是,在下前些年在定州藏有一笔巨款。只要二位大侠顺利把我们夫妻二人送到定州,待我取出我之前藏下的钱财,到时自会重金相谢。”钱邵对着沈泉二人期待地说道。

“我们不过刚刚相识,你就信得过我们,就不怕我们黑吃黑。我们只要等你取回财物,到时我只要杀了你们,那些财物就都是我的了。”沈泉带着些玩味的笑着说了句。

“在下既然叫住了大侠,自然是信的过大侠的,大侠刚刚连那些出手狠辣的人都放过,想必竟然不是一个嗜杀之人。”钱邵笑了笑肯定的说道。

其实钱邵那里知道,之前沈泉之所以放那些人走,只是因为沈泉使用了四象化生剑法之后力竭了而已,至于放走他们,沈泉只不过是不想让这些人的命脏了刘颖雪的手,他觉得他所喜欢的女人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好,至于杀人这种脏活有他做了就好。更何况那些人是死是活并不重要。

沈泉见钱邵如此肯定说信的过自己,心中不免有些好笑,这有时自己眼睛所见的也未必是真的,也还好是沈泉他自己,他自认自己不是一个会谋财害命之人。但是此刻沈泉确实是有些缺钱,毕竟一直用着刘颖雪的钱,他自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想到此处沈泉立刻哈哈大笑了两声对钱邵说道。

“钱公子如此信的过我们。我们便商量商量,你且在这里稍等一下,我们去去就来。”

沈泉说完就拉着刘颖雪走到道路外的一块大石上轻声对她问道:“颖雪你觉得怎么?要不要接下这单生意?”

“我觉得可行,眼下景州城内因钱博雅的货物被盗,各种人物俱都向景州城内聚集,鱼龙混杂。我本就不太愿你去景州城掺和闲事,眼下正好,护送这位钱公子去定州,离开景州这个是非之地,也如了你的意。”刘颖雪看着大石之下的江水,想了想转过头对沈泉轻声说道。

“你同意了,太好了,我这就去和他谈谈价格,非得让他大出血才行。”沈泉眉飞色舞地说道。

沈泉和刘颖雪说完回到马车旁,沈泉看着钱邵说道:“钱公子,我们可以答应护送你去定州,就是不知你这重金有多重了,你家是做生意的,应该阴白做生意是最好不要用这么模糊的词,以免大家到时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这是自然,在下愿拿出一百两白银给二位大侠作为酬劳。二位以为如何?”钱邵听闻沈泉同意,一脸慨然地说道。

“一百两多吗?”沈泉悄悄地问刘颖雪。

“够多了,普通人用半辈子都够了。”刘颖雪不阴白沈泉为何如此问,她觉得沈泉有时候很聪敏,但很多时候他又不知道一些常识性的问题。想来是他之前落水忘记了,还没想起来。刘颖雪如此猜到。

“一人一百两。”沈泉对钱邵说道。

“可以…”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