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沈兄与刘姑娘这就要走了?”

第二天,沈泉与刘颖雪赶来向湘王世子辞行。

“也罢,正好这几日我也要用无垢神珠易经伐髓,到时怕是没法招待二位。既然沈兄与刘姑娘要走,那我也就不多留沈兄与刘姑娘了。”湘王世子沉吟片刻道。

“既如此,在下便祝殿下早日事成,那么我们便告辞了。”沈泉与刘颖雪抱拳,向世子殿下告辞离去。

湘王府外,沈泉和刘颖雪向刘夫人告别后,正准备向城外走去,却被一道声音叫住。

“沈少侠,请留步。”

沈泉回头一看,只见昨晚送自己回来的那位士兵大哥牵着两匹骏马向沈泉二人走来。

“沈少侠、刘姑娘,世子殿下说此去山高路远,怎可无良驹代步。世子殿下特命在下在马房牵了两匹好马给二位送来。”士兵走近后把马绳递给沈泉二人。

“世子殿下太客气了,替我们谢谢世子殿下。”

“好的,那在下就先回去向世子殿下禀报了。沈少侠、刘姑娘,告辞!”

“告辞!”

一番告别之后,沈泉与刘颖雪终于出了城。出城后沈泉看着远处的巍峨的山脉,心想终于可以去见识见识这个世界了。

“你们准备去哪?”城门外刘颖雪冷声问道。

“我们去中原吧!听说中原才是这个世界最繁华的地方,我想去哪里看看。”沈泉看着远处说道。

“那走吧!”

“哈哈,好!”

沈泉闻言高兴答道,大笑一声与刘颖雪策马奔腾而去。

此时湘王府内,一间雅致的书房,湘王世子给一位黑色锦衣带着淡淡威严的中年模样的男人敬了杯茶。

“给你无垢神珠的那两个人走了?”那中年人喝了口茶淡淡地说道。

湘王世子闻言恭敬地回答道:“是的,父王。他们刚刚出城。”

原来这中年便是传闻中已是天境强者的湘王。传闻湘王已闭关多年,湘王府的所有事物都交由世子打理,现在出关却是不知为何。

“嗯……你这次做的很好,这个沈泉看似只有人境修为,但是不止只有武力高绝才是人才,你可明白。”

“父王,孩儿明白。这沈泉虽然修为微弱,但据孩儿这些天看来,他实则机缘深厚,加之他本身天赋极强,想来只要给他些时日,他的修为必定会一飞冲天。”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湘王摇了摇头,有些失望的说到。

“父王,孩儿还没说完,”湘王世子见湘王有些失望,连忙焦急说道,“若只是因为这些,这沈泉还不值得我如此礼遇。世间武道强者何其之多,就算是天境强者,只要代价足够多也是能招揽得到。孩儿之所以如此看重沈泉,只是还要觉得他足够聪明,还有足够大的口气。”

“枫儿,如何大的口气才能让你如此礼遇?”湘王笑呵呵的问道。湘王有些欣慰的点点头。

“昨日晚间,刺客没来之前,孩儿向他问了一句,觉得湘州民生如何?父王猜他是如何答的。”湘王世子卖了个关子向湘王问道。

“哦,为父也想知道他是如何评价我湘州民生的。”湘王很给自己儿子面子,笑呵呵的问道。

“他当时只说了几个字,还算得上安居乐业。在他眼中,我们湘州还算不上盛世。”湘王世子回忆道。

“为父也想知道,现如今之天下,若是我湘州都只能是算得上安居乐业,那这天下哪里还有盛世之地?”湘王停止了笑,带着一丝不敢相信的神态说了一句。

“所以孩儿才说他口气极大,一般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必然是见过比我们湘州还要昌盛的地方,要么就是自信自己能够把湘州经营的更好。但孩儿见识浅薄,未能听说哪里有湘王还要昌盛的地方,所以孩儿觉得,他应是有经世之才。”湘王世子说出自己的推测。

若是沈泉在这里,一定会感叹这湘王世子的智商之高,仅凭这么一句话,便能推测出这么多,而且与事实相接近。只是他永远也想不到,沈泉真的是从一个比这里还要昌盛几百倍几万倍的地方而来的。

湘王世子看着湘王,见他父王对他刚刚的推测很是满意的样子,便接着说道:“今日他们离去闯荡江湖,必定会去往中原,到时他们自然会见识到现如今朝廷的状况。况且这沈泉看起来并不是拘泥于正统的人,更何况我们也是皇族,到时他自该会明白该如何选择明主。”

“嗯……想不到这几年你成长的如此之快,湘州也被你治理的井井有条,为父心中甚是欣喜。但为父希望你今后要多学学治理天下之道,毕竟治理天下跟治理一州之地是不一样的。”湘王欣慰的对着儿子说道。

“是,父王,孩儿今后必然会多加学习,请父王放心。”湘王世子恭敬道。

“那就好,把无垢神珠拿来吧,为父来为你易经洗髓。”

湘王世子闻言连忙把无垢神珠交给湘王。湘王接过后转身走到靠墙的博古架前,转动一个瓶状古董,然后便见博古架向一旁缓缓移动,其后露出一个宽阔的向下通道。完全打开后,湘王父子先后进去,然后博古架又缓缓地移动了回去。

傍晚,沈泉和刘颖雪在一片崖壁前生火烤肉。

火堆旁,沈泉正翻滚着烤肉的架子,突然听见刘颖雪清冷的声音向他问道:“刚刚路过驿站为什么不住店?”

“刚刚那是驿站?”沈泉表情疑惑的问道。

“是的。”刘颖雪回答了一声,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好吧!因为没钱,所以没住店。”沈泉在那冷冷的目光中败下阵来,窘迫的说道。

“我有。”

沈泉闻言,欲言又止,却是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们就算回去也赶不及了,来,先吃点东西,今晚就现在这里将就下吧!”

沈泉翻动烤肉的架子,拿出一块递给刘颖雪。。

“嗯!”刘颖雪接过烤肉应到。

看着刘颖雪吃着烤肉,沈泉心中暗想着这样没钱可不行,难不成要去劫富济贫?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