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42.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肖卫东却在旁边不依不饶:“老大,磕头!”他是庄户人家,只知道表达最隆重敬意的礼节行为就是磕头,你看戏台子县太爷只要一出面,下边的人都跪成一片。尤其唐主任说话背着手的气度,让这个农村人很是折服,所以坚决让儿子给唐主任行大礼。

肖达乾刚才被唐爱军扯住胳膊,就明白不能下跪,他在县城受教育这么多年,规矩还是懂一些的,磕头这件事国家不提倡,可老爸在那里再三逼自己,也不好意思反驳他,干脆装听不见的。肖承包不懂这个,他是娃娃,也不懂磕头有什么不好,而且过年是遵从沟子镇的乡俗,跟着肖卫东等长辈去给上岁数的长辈磕头拜年,反而有点乐不可支:“我磕头!给大爷磕一个,给大娘磕一个。给漂亮姐姐磕一个。”

这种天真的举动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唐主任也摸小孩的头:“可不行,我今天没带压岁钱。等过年时来我家磕头,我给你压岁钱!”

肖承包笑逐颜开:“大爷您说话算数!”这个大爷大娘的称呼在沟子镇是伯伯伯母的意思。

唐主任郑重其事的点头:“那当然!”

杨红霞看人家两家人都其乐融融,心里有点泛酸,不过她也是明白事理的人,故意对着肖达乾说道:“你可记住啊。唐主任那里过年等着你带弟弟去磕头要压岁钱呢。”

肖达乾使劲点点头:“唐伯伯,我以后每年都去给您磕头拜年!”

肖爱华站在门口,她反而有点怯生生的,以前知道唐姐姐是大官的闺女,以为大官都是威风凛凛,和学校里的教务主任差不多,可没想到这个大官居然如此和蔼可亲,和弟弟都能聊到一起,也无怪乎能教育出唐姐姐这么有教养的人物了。

面对唐爱军,肖爱华总喜欢拿她和金云菲进行比较,两个都是姐姐,但两个人完全不一样,唐爱军明事理要大气得多,哥哥都有点怕她,可是云菲姐温温柔柔的,说话都不大声。她还是和云菲姐要亲近一点,但绝对不排斥这个唐姐姐。

病房里已经有了差不多十个人,肖家就站了一多半,唐主任说道:“马上就中午了,爱军你联系一下,到县政府食堂要个单间,我请他们吃个饭。你和达乾是同学,以后可能要一起去南京读书,一定相互照顾啊。”

肖卫东哪里有胆子陪县长吃饭啊,他挥手说道:“我们吃了饭来的!”很显然这是假话,毕竟现在也才不到十二点。

唐爱军噗嗤笑了:“叔,我前几天去你家可吃阿姨包饺子了。你们到了城里也就吃点家常便饭吧。咱们走,肖达乾不能去,他是病人,先在这里等一会儿,上了饭菜我给你送过来。嘻嘻!”

唐爱军带头往外就走。康云梅一直没有说话,可她心思和肖卫东一样,不肯去和领导吃饭,她赶紧拉唐爱军:“闺女,使不得,使不得!我们吃不惯馆子。我们多陪陪老大。”

“阿姨。肖达乾没事了。大夫早晨来查床时说了,再打两天针稳定一下就行。现在到了吃饭的时间,怎么也要吃饭对吧?”唐爱军笑着说道。

门外走廊上突然多了几个人,最前边是带着眼镜的中年人:“肖达乾是在这里吗?哦,老肖啊,哈哈,这就对了!”

肖卫东一眼认出这是金校长,不由也“啊”了一声,肖爱华本就一直在门口,她迅速转身,已经看到了站在金校长身边蹙着眉头的金云菲:“云菲姐姐!”

肖达乾的心好像被人猛地刺了一下,他抬头看过去,金云菲并不看他,只是绷着脸,表情更有几分奇怪,似乎不是来探望病人,而是在发怒。

他猜对了,金云菲是从父亲嘴里知道肖达乾住院和考上大学的消息的,她第一反应就是发怒:肖达乾生病住院居然不告诉在县城的自己!而且考上大学也不说,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从金美人心里,已经把肖达乾当做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在那个年代,男女在一起有亲密关系是离经叛道的大事,虽然现代人观念也蔓延到了这个小城,可是婚前某行为是绝对被禁止的,就像肖达乾的那俩男女同学就是越过雷池才被公安局介入。金云菲之所以同意肖达乾对自己那样就是发自于内心完完全全的爱,虽然因为客观原因并未成功,可是他们已经进行过两次了,这就是一种最坚定的爱的誓言!

对于爱情,金云菲也是个有自己想法的人,她不喜欢那种媒人介绍和父母认可,而是愿意以自己的眼睛去发现去触碰,她从初中就和肖达乾是同学,一起并肩作战,她的心也是慢慢被这个男人慢慢占据,以至于愿意全心全意的付出。肖达乾二年高中都是住在金云菲表哥给安排的宿舍就是一种爱的证明。

爱从不是不要回报,都是希望自己的付出能被对方用同样的方式回报,爱这个男人,纵容他的一些胡作非为,并不是因为他的优秀,而是因为自己喜欢,发自内心的喜欢。明媚动人的金美人在班级乃至整个一中不缺乏追求者,很多男生用情书或者语言表达过自己的对于这个女生的喜欢,可金云菲心并不大,只装着肖达乾一个人。

只是听到这一喜一忧两个消息时,金云菲心理格外不平衡,她竟然是辗转几个人才知道的,她不会抱怨肖爱华,她上午在沟子镇遇见肖爱华听她说起哥哥,就说他感冒了在城里,后来的事情一定是肖爱华到了县城后才知道的,而且第一时间找自己就对了。可是肖达乾为什么不找自己呢?医院和自己住的工行宿舍步行也不会超过十分钟的路程啊。这几天自己一直都在县城!

当然肖达乾考了全县第三的成绩也让她非常欣慰,可是这种欣慰被那种自以为的忽略给完全掩盖了过去。她想见了肖达乾质问他:你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比翼双飞的吗?你咋放单飞了?

她跟着父母来医院,打听到病房直接过来,很快看到了满屋子里的人,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唐爱军,当然那个女生也看到了她,眼神里似乎有点夸张的嘲弄,这是她自己认为的!金云菲马上就有想哭的冲动:哥哥,你咋这样呢。我不是你最重要的女人吗?

肖达乾手忙脚乱,他并不会处理这种很特殊的场面,他甚至不敢看金云菲,只是对着金校长鞠躬:“金校长,您怎么来了?”

唐主任并不认识这个人,他本能以为不过是肖家的某个亲戚,听说孩子病了过来看看,只是看这一家都文质彬彬,无论是服饰还是气质,都不是农村人,也就站在旁边微微点头,他做惯了领导,不可能主动和别人打招呼。

肖卫东忙迎上前:“金校长,您,您咋来了?”他看到了金云菲,想想身边的唐爱军,不由心里也咯噔一下,作为成年人他不是不懂孩子们的事,可随即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金校长也看到了唐主任,他虽然是校长,但行政级别不过副科级,而且一直在乡镇中学,认识的最大领导也无非是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和教育局局长,并不认识这位县委常委,他也没有多想:“我听爱华说达乾住院了,就过来看看。他这是咋了?”

biquge4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