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看洪荒,honghuang.org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佣兵1929正文第1324章两种报价“保罗兄,小弟这次来是有事相求,事情是这样,小弟有个仇人在英国伯明翰……”

周文当然不会说出自己与孔令麟的恩怨,只说了这人在英国的身份和地址,甚至他是孔家后人的背景也没有提及。

在前世当雇佣兵的时候,周文就知道了黑道杀手的规矩。就是把目标的身份、姓名、住址、相片等资料提供出来,其它的就由杀手去完成。

而杀手也没兴趣管你们之间的恩怨,只是根据对方的身份和社会地位来进行报价。

相片周文当然有,孔家的管事张永福带着孔令麟到上海时就被赵义、赵顺两兄弟全程跟踪,拍了不少他本人的照片。

有人也许会问,周文当初怎么不让赵家兄弟出手就将孔令麟干掉。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句,周文虽然对待仇人是牙呲必报,下手绝不容情,但他也不是无脑莽撞之人。

当时孔家才对他出手没多久,而且也知道了他的手段了得、下手狠辣。这个时候孔令麟突然被杀毙命,就是个傻子也能猜到是他周文的手笔。

到时候不要说跟孔家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就是校长那里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弄不好就跟校长也成了仇敌,那对佣兵团的发展和未来的抗日大局都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影响。

起码周文要在上海淘金的事业就会胎死腹中,而什么跟校长进言抗战的方略和战术更是无稽之谈,根本不可能。

看到周文拿出的照片,蒲保罗仔细端详了一下,就说道:“既然书生兄弟看得起我,这单生意也不是不能接。只是这人在英国华人圈子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家世背景我也多少知道一些。那就要费些周章了,最好是让别人以为只是一场意外。所以……”

说到这里,蒲保罗就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文,打住了话语。

周文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他心里清楚,这个蒲保罗已经知道了孔令麟是孔家后人的身份,自己怕是要大出血了。

他同时心里也在大骂孔令麟这个人渣。想必这个纨绔在英国的行为跟在国内也没两样,声色犬马、嚣张跋扈一样不落。如此声名狼藉之辈,想不出名都难。

但周文却是面色不变,只是微笑着说道:“就请保罗兄开个价,咱们商量商量。”

周文现在也不敢说出请保罗兄尽管开价这种话来,他的钱又不是枪打来的,就怕这个蒲保罗狮子大开口。

蒲保罗笑了笑,他是老江湖了,自然也知道周文的意思。开口道:“我这里有两个报价,请书生兄弟斟酌。一个是一万英镑,先付一半,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由杜叔父作保。”

周文一听就有些头大。

麻麻批,一万英镑,那就是将近5万美金,二十来万大洋,已经抵得佣兵团一年的训练消耗了。

周文皱眉沉思,他在考虑花这么多钱去杀一个纨绔子弟,到底值不值的问题。

由于杜先生要避嫌,不但自己没有参与他们的会谈,就是保镖和下手都被赶得远远的。杜公馆这间偌大的会客室顿时就沉寂下来。

蒲保罗则是端起茶杯喝着茶,耐心地等着周文答复。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开价很高,但是他认为这个孔令麟的命就值这个价钱。不是因为他有多难杀,而是他身后孔家的背景。

周文在心里权衡许久,已经决定放弃这个委托了。他感受到蒲保罗的态度和神态,知道这人报出这个价就必然不会让步,再讨价还价也没什么意思。

他寻思自己现在虽然有钱,但都是兄弟们拿命换来的。为了自己的私仇花这么一大笔钱出去,自己也有些过意不去。更何况未来可是有整整八年的战争时间,多一分钱真的也许就是多一条人命。

蒲保罗第一个报价就是这么高,那他所说的第二种报价必然就带了一些非常苛刻的条件。也许直接的金钱交易会少一些,但是附加条件却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想到这里,周文还是带着一丝希望问道:“那保罗兄的第二种报价也不妨说来听听,也许小弟正好能做到。”

保罗微微一笑,一副就知道周文会这么说的表情,徐徐说道:“我知道书生兄弟必不是一般人,也许能帮上我这个忙。”

等蒲保罗说完他的条件后,周文心里却是一阵狂喜。

蒲保罗的第二个报价居然是只要一千英镑的现金,另外要周文帮忙购买一批军火给时任安徽省主-席的陈谢元。

军火不就是枪支弹药吗?长江公司在丰裕码头的仓库里就堆着三千支米国的春田步枪和大量子弹,还正愁着找不到买主处理掉,这可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

周文穿越民国后好歹也认识和听说了很多民国的大佬级人物。

这个陈谢元曾经也是叱诧风云的一个民国大佬,军衔还是民国的二级上将。

陈谢元也是保定军校的毕业生,先后在冯国璋和孙传芳的手下担任高级军职。后来倒戈投向校长后又参加了中原大战,算是老资格的国民军高级将领。

只是,别看他历任山东和安徽的省主-席,但始终不被校长所信任。

就在去年,这个陈谢元为了向校长表忠心,积极配合校长的调遣,亲自带兵进剿红区。

结果吃了个大败仗,手下的一军兵马几乎全部被歼,不但成了红区的运输大队长,而且回来后还被校长免去了安徽省主-席的职务,调到军事参议院任院长。

所谓军事参议院,其实就是校长专门为那些民国军阀大佬们在失势后设立的养老院。

因为这些人别看已经无兵无权,但是在旧军队中的关系却是盘根错节,门生部下遍地都是,有些人还颇有影响力,你还不敢不管他们。万一哪位大佬哪天不高兴了,在私下串联鼓唆旧部造反或是投靠政敌,那也是一件非常闹心的事。

所以校长就在军委会下成立了这么个军事参议院。

honghu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