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42.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虚拟城市·第一组玩家

“嘟嘟——”

汽车喇叭的声音划破了城际公路的宁静,刺眼的灯光照在了重型机车的车身上,穿着黑色摩托车服的男人坐在重型机车上,三辆齐头并进的珠宝运输车径直朝他冲了过来。

他回过头,正看到珠宝运输车的驾驶座上,不知名的NPC惊恐的面容。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他们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眼看着就要撞上眼前这辆重型机车,看着重型机车上那人手中低着的散弹枪,车上的NPC便更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惹的人,惊慌失措之下,反而失去了对方向盘的控制。

黑色头盔下,那人微微眯起了双眼,杀气毕露。

“滴——”

就在此时,从道路旁传来了更加刺耳的鸣笛声。

一辆重型加长卡车拖着长长的货箱,从路边冲了出来,直接横在了重型机车与三辆珠宝运输车之间,由于第三辆珠宝运输车的速度较快,冲在较前面,因此这辆卡车的车头直接撞道了珠宝运输车的车身,将珠宝运输车撞翻在地。

“砰咚——”

只听见沉重的撞击声,三辆珠宝运输车都撞在了加长卡车的车厢上。

“吱呀——”

轮胎摩擦过粗糙的地面,受到三辆珠宝运输车的撞击,加长卡车的车身沉重地摇晃了一下,车身歪斜了一下,往道路的另一侧划过了一小段距离后停了下来。

“丝丝……”

发动机冒着白烟,车辆碰撞过程中摩擦产生的花火落在了沥青路面上,空气中像是被投下了一颗灌满汽油的炸弹般,充斥着难闻的味道。

“哈哈哈哈,本大爷就喜欢这样刺激的行动——”

独眼坐在加长卡车的驾驶座上,从拉下的车窗内探出半个脑袋,吹着口哨。

他驾驶的卡车一瞬间从路边冲上的路面,并直接斜横着拦住了刹不住车的三辆珠宝运输车,四辆车相撞,一辆珠宝运输车被撞翻在地,剩下两辆珠宝运输车直接装在了卡车的车身上,将铁皮的车身撞出了两个大凹陷。

加长重型卡车车身被撞得几乎从中间断裂,摇晃了一下,还是顶住了两辆珠宝运输车的撞击,现场弥漫的白烟与白烟中隐隐闪烁的花火交织成了一幅巨大的交通事故图,巨大的撞击声惊吓到了周边民宿中的人,他们纷纷打开了窗户,震惊地看着道路上发生的冲撞时间。

原先走在最后面的第五辆珠宝运输车因前面突然翻车,猝不及防也装在了其中一辆珠宝运输车的车身上,发生了连环追尾事件。

至此,包括最开始伊万诺夫驾驶的珠宝运输车在内的五辆珠宝运输车全都被截在了半路,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几乎只是一分钟之内的事情。

珠宝运输车内的人因为珠宝运输车相撞事件,直接被掀翻在车内,根本来不及多做反应,虽然是全副武装的保镖们,还是因这突然发生的意外情况而被全数撂倒。

但是。

这一切只不过是个开头。

他们不会想到,对方的手段,可不止于此。

“咔哒。”

原本坐在重型机车上的男人,一抬腿踢下了重型机车的大脚架,将黑色的重型机车停在了原地。

长腿划过一个弧度,那男人从重型机车上下来了,并往后退了几步,拔出了腰间的散弹枪。

独眼一瞥他的动作,嘴角扬起一丝不羁的弧度:“女士们,先生们,都在你们的座位上做好了,现在,即将展现在你们面前的,是本市最绚烂的爆炸展!”

说完,他举起手,露出了手中一个类似于按钮的东西。

“滴……”

按下了按钮的瞬间,在场的五辆珠宝运输车瞬间爆炸!

爆炸掀起了黑色的烟云,在那团黑色的烟云中,更闪烁着火光。

“轰隆——”

叠加的爆炸的声音惊动了周边夜色的宁静,五辆珠宝运输车被瞬间掀翻在地,原先侧倒在地上的车几乎也被一开始就安装在车底的炸弹炸得翻过了几个角度,车门严重变形,防弹玻璃也出现了裂痕,那些珠宝运输车内传来的惊呼也被吞没在爆炸的余威中,就仿佛渺小的人类,在爆炸式化学反应面前的无能为力。

火苗,跳跃在爆炸后留下的残骸上,就仿佛无情的侵略者,昭示自己的成果。

“哈哈哈哈——”

独眼一声大笑,踢开了卡车的车门,从重型卡车上跳了下来,一段小跑,围着爆炸后的五辆珠宝运输车,兴奋地指指点点。

“啧啧啧,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

“没错没错,本大爷制造的炸弹,果然是最好的!”

“哈哈哈,看着一个个傻缺被本大爷干掉的样子真是爽!早知道就录像了,录下本大爷英俊潇洒的样子——”

“咔哒。”

重型机车的骑手摘下了自己的黑色头盔,露出了头盔下的黑色皮肤。

火光,燃烧的火光,也跳跃在他眼眸的深处,他看着在场那些被炸弹损坏的车以及疯癫无状的独眼,眼中的深意更重了几分。

“哈哈哈哈,黑刃,你来看看我的成果!是不是很完美?!”

“……还可以。”

他冷冷地瞥了一眼独眼,似乎不愿意在疯子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稍稍侧身看向身后,视线擦过最开始翻倒在地的伊万诺夫所驾驶的珠宝运输车,他看见一辆车正朝着他们这边而来——那是一辆黑色的雪弗莱轿车,黑色的车身隐秘在了无垠的夜色中,车头白色的灯光照在了沥青路面上,轮胎碾过地上的尘埃,扬起的粉尘在它身后消散,它的车灯像是穿透了爆炸现场的浓烟,直接照在了加长重型卡车那变形的车身上,同时,将黑刃的影子也照在了卡车凹凸不平的车身。

他微微眯起眼睛,原本警惕地举起散弹枪的手,放了下来。

在片刻之间,黑色的雪弗莱已经开到了他身旁。

“吱呀……”

雪弗莱原地一个漂移后,停住了,车尾距离黑刃的身体只有半米的距离,看得出来,开车的那人是个具有极度控制欲的人,总是能够精准地把控每一点他人没有留意到的细枝末节。

“咔哒。”

雪弗莱的车门被打开了,一双黑色的靴子踩在了沥青路面上,一个穿着灰色的衣服的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她一头银色的短发,透出她干脆利落的行事风格,俯身下车的瞬间,她熟练地从后腰拔出了一把银色的手枪,手枪在手上转过一个弧度,漂亮地耍完枪花之后,她将手枪握在了手中,一回头,看见仍旧站在车尾的黑刃。

(看来行动还算顺利……)

洛林的视线擦过穿着黑色机车制服的黑刃的肩膀,落在他身后浓烟滚滚的“车祸现场”——独眼驾驶的大卡车完全拦截了剩下的四辆轿车,本就被撞得东倒西歪的珠宝运输车,在经历了爆炸之后,更是被炸得一片狼藉,许多车辆的零部件因爆炸四处飞散,甚至于十几米开外还散落了一些珠宝运输车的后视镜。

现场的浓烟刺鼻,洛林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时,她才发现,原来黑刃一直以来带着防毒面具,是真的有自己的道理,防毒面具阻隔了有害气体,能够最大程度净化进入肺部的空气,从而为人体自由活动提供了基础条件,在相同的环境下,越是能够吸入新鲜的空气,人体的活动力就会越大,血氧饱和度是人体自由活动的基础。

但是……

黑刃是否是从一开始就带着防毒面具的呢?

从来没有看过他防毒面具下的真面目,似乎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他就一直带着防毒面具,是否与恺撒的杀那用山羊娃娃一样,这些都是【溟河系统】的可以安排?

这个念头在洛林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之后,便随风消散了。

她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他人的事情,任务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第一声警报随时可能响起,瞬息万变的局势,容不得她一丝分神。

洛林走到黑刃身边,黑刃面朝着远方,而她则看着眼前的车祸现场,两人面对着相反的方向,但却有着同样的“目标”。

独眼,还在一辆辆珠宝运输车爆炸后的残骸面前感叹着自己的“杰作”,洛林的视线轻飘飘地落在独眼身上,那眼神,就仿佛关爱一个“智障儿童”。

“看来任务进行得挺顺利的。”

洛林轻声开口。

“哼,你认为这就叫‘顺利’吗。”

黑刃沙哑的声音从身旁传来,洛林侧眼看向了黑刃,正看到他那双被夜色染上了寒霜的眼眸。

他的眼睛,就像一双孤狼的眼睛,在任何时候都带着化不开的敌意,不会有任何一丝松懈,也不会有任何一丝仁慈,以“铁手腕”掌控着一切,坚决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也对。在这里,随时可能有意外发生。”

洛林收回了视线,看向了被珠宝运输车撞得变形的加长卡车,在那浓烟滚滚的后面,仿佛隐藏着危机,她看不清楚,但她也不会退缩。

“【溟河系统】很少这么久了还没有响起第一声警报,这不正常。”

黑刃补充了一句后,转身提着散弹枪,朝着加长重型卡车便走去了。

“咔哒。”

黑色雪弗莱的驾驶座车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金发男子从驾驶座上下了车。

黑色的防弹衣在车灯下透着肃穆,修长的身材被车灯拉长了影子投影在地上,他微微侧过身,风擦过他轮廓分明的脸颊,吹拂起他额前的头发,他回过头简单地扫了一眼一片混乱的现场,微微上扬的嘴角,代表着他此刻对于一切的轻蔑。

“伊卡洛斯,下一步要怎么办?”

独眼走到了伊卡洛斯身边,轻轻拍了拍黑色的披风外套,拂去上面因爆炸而染上的尘埃,他身周带着一股爆炸产生的烧焦味,有点儿刺鼻,伊卡洛斯微微皱起了眉头。

“现在?当然是找东西了。”

伊卡洛斯说着,走到了黑色雪弗莱的后备箱前,并打开了后备箱。

独眼来到伊卡洛斯身边,低头看向后备箱,借着爆炸现场燃烧着的火光,他看到在后备箱中放着三个重型电锯。

“明白。”

了解到伊卡洛斯的意思,独眼俯身,拿起了其中一个重型电锯,电锯有点儿沉,他将电锯的背带绕过肩膀,并背在了身上,一拉电锯上的绳子,电锯便发出嘈杂的切割的声音。

“哈哈哈哈,我喜欢!”

独眼放肆地笑着,朝着身旁侧翻的珠宝运输车而去。

黑刃正站在那辆运输车旁边,他举着散弹枪,一枪打在了珠宝运输车的车门上,并用力往外一拉,将珠宝运输车的车门整个卸了下来。

“卡拉——”

一拉开车门,驾驶座上的伊万诺夫便毫无防备地出现在眼前。

“别、别杀我……”

因汽车侧翻而弹出的安全气囊将他固定在了驾驶座上,他的头因磕到了方向盘而流血不止,挡风玻璃已经碎了,飞溅的玻璃碎片割伤了他的脸部与头颈,在头皮拉开了一长道口子,露出了几寸头皮。他的肩膀似乎因为珠宝运输车的侧翻而撞到方向盘,骨折后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他像个小鹌鹑一样被卡死在驾驶座上,看到突然黑刃突然拉开车门的样子,瑟瑟发抖。

“……”

黑刃的视线扫过坐在驾驶座上的伊万诺夫,落在他身旁东倒西歪的两个保镖身上,他们因为穿着防弹服,缓冲了车辆侧翻带来的冲力,但因为整个车辆都翻倒在地,他们也连带着头朝下脚朝上,“堆”在了一起,其中一个保镖的脑袋还磕了个大淤青,甚至往下凹陷了一块。

“咔嚓。”

黑刃举起散弹枪,将枪口对准了驾驶座。

“不、不要——”

伊万诺夫害怕地闭上了眼睛,只听见两声要震破耳膜的枪声,他的耳膜传来一阵疼痛,但并没有如自己预料的那样被杀死。

“奇怪……”

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伊万诺夫看到黑刃的枪口仍朝着自己这边的方向,枪口有烧焦的味道,但自己却没有如预想的那般被杀死。

颈椎疼痛着,伊万诺夫回过头,看见两个保镖已经被黑刃杀死了,散弹枪的子弹贯穿了他们的脑袋,一枪毙命,干脆利落。

“这……”

伊万诺夫浑身僵直地回过头,看见黑刃已经转身离开了,似乎对他视若无睹的样子,对他并不感兴趣。

不知道是不屑于杀他,还是觉得没必要。

伊万诺夫松了一口气,被散弹枪打死似乎也挺疼的,他可不想像那两个保镖一样被打穿了脑袋,脑浆横流。

但伊万诺夫还有没有轻松一秒,他的表情便又僵住了。

因为他看见独眼正提着启动了的电锯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哒。哒。哒……”

他黑色的鞋子踩在沥青路面上,每一步,沉稳而有力。

“兹——”

电锯刺耳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身后燃烧着火焰,火光照亮了他的侧脸,伊万诺夫看见独眼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哈哈哈哈——这还是本大爷第一次玩切割呢,有意思——”

biquge42.com